写于画家王建忠“美好岁月”个人展之际

写于画家王建忠“美好岁月”个人展之际

画家处士·金英和密友处士·哥哥发了微信,告诉我在五月中旬举办一个展览,并让我为他写几句话。在我考虑之前,我同意了。

原因很简单。我和处士兄弟分享同样的快乐。我们已经认识很多年了。虽然我们从未有过见面的机会,但我们心中已经有了共鸣。我经常被处士兄弟在绘画上的无私所感动。然而,当处士兄弟在微信上给我看他的一些书画作品时,我实际上感到无法写作,感到非常尴尬。

处士兄弟用“好年景”如“展览”。由于我的职业关系,我接触了全国各地许多著名的书法家和画家,并看到了他们的许多书画作品。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书画过程给了我独特的视角和欣赏水平。坦率地说,虽然处士这次展出的一些书画作品无法与历史沉淀下来的经典作品相提并论,但不可否认,处士的书画作品是为具有共同心态的人创作的,这种心态是基于他自己对生活的感知以及对中国传统和古典书画的钦佩。简而言之,他用一种冷漠的心态和阳光的心态涂抹自己的生活,所以他是“欣慰的”。

正因为如此,我不敢敷衍。几天来,我一直在用心阅读和感受处士兄弟的每一部作品,以便找到能够激起我心灵感应的激情。

应该承认,处士兄弟书画作品中的优秀笔墨技巧和超凡的意境必须得到尊重。无论是什么样的笔墨、技巧,还是每一片草叶、每一朵花、每一只鸟、每一块石头和每一座山,它们都展现出一种优雅、流畅和朝气蓬勃的风格。他的绘画风格高雅脱俗,不张扬。也许这是他几十年来练习绘画技巧的结果。

我从画中可以感觉到,处士兄弟在创作中特别注重在自己的画中追求灵活性,所以他作品中的各种花卉、鸟类和花卉都充满了兴趣和爱心。也正是这种优雅、活力和多样的主题展现了处士兄弟杰出的绘画天赋。几乎他的每一部作品都表现出一种生活精神、巧妙的构图和看到奇异事物的审美观念,这总能给人一种精神上的安慰。

仔细阅读处士兄弟的作品更多的是关于他对生活的看法和他自己对生活的解释。他经常在工作完成后对自己的灵魂产生共鸣。在他刚刚创作的《鱼石图》中,你可以读到这样一段话:“当最后一条路被杂草抹去时,脚印记录的荒谬和真诚可以被忽略,我的身体变成了一个充满潮汐的湖。里面有无数的鱼和水生植物。它们以平衡的方式分布,住在家里,快乐地游荡。他们决心以理想的态度在寒冷和炎热的天气中度过一生,囚禁农村、是非和平静的生活。是的,我能听到低语,还有胆怯的碎片,直到鱼被月光照亮后浮上水面。那一年,当我看着我的时候,我记得那是春天,有着明亮的浅粉色、浅蓝色和长长的伤疤……”

还有,“想象中的山和流动的水是随机的,有时在云上,有时在平原上,相互抵抗或认同。我们已经来回穿梭了很多年,但我们无法承受雨水的束缚。一旦风停了,那将是一座无尽灿烂的春山。香蕉叶雨明月,无尽的扬州路,不足枫桥的夜晚,寻找兴化村的一家酒楼,也固执任性,闻不到歌高和几本贤者的书,只爱人间的生活。青衣四周装饰精美,悠扬的竖琴和竖琴应该和谐演奏。我将跟随你,在山中度过余生。”

等等,如此深刻的理解,还有诗歌和绘画,所有这些都不是他对生活和自我分析的高度诠释。他倡导八大流派,在他的许多作品中,人们或多或少可以读到八大流派独特的人生智慧和隐藏在他作品中的丰富思想。

看着处士兄弟的作品,我不再认为它们是高雅风格和流行风格之间的共同欣赏

写这封信的时候,我不禁想起了元代著名画家、诗人、书法家王冕的诗《墨梅》 ——:“我家的西雁湖满是花和墨迹。不要吹嘘好的颜色,只保持清新的空气和干燥的坤”。情况也是如此。它原本是用来随便写些东西的。伟大的吴梅自然需要用一些赞美来表达几句话。众所周知,处士兄弟的性情并不喜人,但本质是“没有人需要夸耀好的色彩,他自己清澈的精神充满了干燥”。因此,最好停止写作。

岁月是美好的,人是美好的,老师和朋友也是美好的。钢笔和墨水经常让人心满意足,而无言的美却在画画。

和处士兄弟一起鼓励!再次谈论未来!(李徐浩)

处士:原名王建忠,1964年出生,安徽池州人。小时候,他和文房叔叔一起学习书法和绘画。现为安徽省艺术协会会员、池州市青年艺术协会副主席、九华山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自由画家。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gzmanwofu.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